最近越来越低落,会在各种场合乱想,偷偷抹眼泪;越来越暴躁,会对自己熟悉的人突然大吼,甚至说粗话;越来越孤独,回家路上基本是一个人,买吃的时候也没有多少人陪我;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深夜做完作业,在床上还是抱着一样的布偶哭泣,然后在泪水中进入梦乡;越来越奇怪,自己的诗写了一篇又一篇,歌曲循环了一遍又一遍,在人面前越来越虚伪,会突然跑到还在下雨的家门外一个人走上好几圈;越来越崩溃,仅有的能给自己带来慰藉与快乐的事物和人被一层一层地剥走,偶尔顺着自己的心意都会被当做贪玩和不争,只有做一只碎裂的提线木偶......

  或许是想给自己一个答案,去做了两个抑郁测试,结果分别是中度抑郁和严重抑郁。
  把结果发到了推特和 QQ 空间,没有安慰,唯一的两个评论都是:“这种结果你也信?”
  又想到昨天和父母发生矛盾,自己跑出去淋雨的时候,也找不到其他的去处,想不到一个朋友可以让我倾诉,给我温暖,于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周围转了三四圈。
  我和他人交际的唯一方式就是在学校不到一小时的课余时间和被各种时间挤占的与朋友在 QQ 或者 Telegram 上聊天的时间。
  我终于明白了,我不过是一束缺乏感知却又太过敏感的知觉。

  之前还尝试劝过有自杀想法的友人,但现在看来我成了他的同类,哭的时候会想象各种痛快的自杀方式————把铁钉插进电插座、吃一瓶安眠药、把头闷进水里以及喜闻乐见的跳楼。还思考该把遗书分成几部分,写给哪些人,我的项目和博客要怎么处理,交给谁......
  但这个可恶的世界啊,有太多让我崩溃的事,也有太多让我留恋的东西了。
  不认同我价值和价值观的人们、一大堆我不想做又不得不做的破事、永远永远永远永远也无法触及的星星;那个可爱又可恨的人、还没学的日语、还没有研究透彻的前端、连教程书的没买的 Golang、还没去过的碧梨的演唱会、还没听完的喜欢的歌手的歌、想看却没看的电影和书、爱五还没开播、还在乎我的又不可触及的人们......

  我不背负有罪,是这个世界给我披上了不属于我的外衣。
  我的成绩还算好,有不少学科靠过年级第一,比如上上次半期考试的英语、这次月考的物理。但说实话,这几个数字除了一时的骄傲与微不足道的快乐,真的什么都不能给我了。别人授以我的知识、别人编写的题目、别人批改的试卷、别人计算出的分数,能说明我的什么呢?他们啊,无时无刻在为我们灌输做这样的事、得这样的结果就是学习,就是青春的狗屁思想,说着样就能有出息,过上好生活,是为我们好的 Bullshit,却根本未曾仔细想过,我们真正的所需所想,心之所向。
  若我们不按照他们的想法行事,以他们的思想判断是非善恶,做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上演他们想要看到的剧情,那我们就是废物,这就是他们对我们的想法的缩写以及转述。
  我们关在福柯描述的全景监狱中,监视员和好囚犯阻止我们我的自我行为,我又能怎样呢,只能对这不公的世界吼上一句:“你说的狗屁出息,我不需要!你要的金钱名誉,我不在乎!你认为的'好',老子不认同!
  这次月考的语文考场作文,我连 40 分都没有,因为我用了三个意象————内心(所向往的)、我自己(自我意识/自由意识)、违心的声音(“学习是唯一出路”之类的话语,他人向我灌输,我的口中被迫说出)之间的交流来讽刺应试教育制度,还引用了一些哲学概念(可能是改卷老师康不懂吧 呵呵)。
  我记得语文老师评价作文的标准里貌似没有价值观吧?如果我把批判的事物换成“厌学”的声音,估计分会高很多吧 hhhh
  这错误的世界,我想逃离啊。

  我看我身边的人安然无恙,有时间就打游戏聊天,发说说炫耀游戏战绩等等,从未想过生命的意义,他们过得如此快乐,从未考虑这么多烦心的破事。是我想太多才抑郁吗?
  因为我早早地决定好了我要做的事,我向往的生活,对未来抱有过大期望,把自己的价值理得一清二楚,当它们都开始变得遥不可及、模糊不清的时候,我的内心才会崩溃的吧?自己的价值未曾得到多数人的认同,受到排斥,才会落泪的吧?或许我该做一只会说话的猪,麻木不仁的社会底层混子,把所有烦心事都抛开,我才会得到可悲的最暴力的快乐吧?
  到底我还是得不到我要的快活与自由啊,只能把自己的悲愤发泄在键盘上、写在纸上,过着被人贴标签的生活,与不关照灵魂的人们交往着,在苟活中生活着,偶尔得到一丝来自自己的快乐,望着自己永远无法安然拥抱的人,这样持续地在错误中抑郁,做一个缺爱的傻子,无法反驳,无法反抗,无法说不,在不坚强中奋力地坚强着,用虚拟语气期望着未来的转机。
  因为,只能这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