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偶尔谈人生 下的文章


没有人是我的雕刻师

  最近“戒网瘾学校”这个话题在 B 站炒得貌似很火,无意中翻到几篇文章和一期视频(上面)。感受到的不只是气愤,同时觉得这些家长很可悲、可笑,感到了这些狗屁组织的愚蠢、可恶...


没有不坚强的理由

  最近越来越低落,会在各种场合乱想,偷偷抹眼泪;越来越暴躁,会对自己熟悉的人突然大吼,甚至说粗话;越来越孤独,回家路上基本是一个人,买吃的时候也没有多少人陪我;越来越没有...


我不该成为生活的奴隶

你们这些人永远也不会知道,我们为了让生活变得有趣做了多少我,碌碌无为的中学生,被害妄想症患者,安全感缺失,有抑郁倾向......我也经常在黑夜里,世界睡去的时候,把腿搭在枕头上,侧着身子看着窗...


被生活迫害

请输入密码访问 


现实主义是否会湮灭开源世界

  所谓的现实主义,说些不好听的话来解释它,大概就是:活下去、多赚钱、吃好喝好。  那么以现实主义的思想来看待开源项目,是不是就是没有回报的无用功呢?&...